Posted on 4月 8th, 2021 at 2:01 下午 by admin

九级符阵大宗师,那可是传说之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活神仙一般的人物。

大秦帝都建立无数年月,许多大势力崛起,大家族建立,都要在自己的私家领地范围内,布置一个九级符阵。

就像是天花王国那种国度,也不过只是布置了一个七级巅峰的守护法阵而已。

像七级符阵,在大秦帝都之中,却少见这个级别的守护法阵。

因为支撑七级法阵的能量源,至少必须是最下品的一条灵脉。极品元脉,已经不管用了。

但是,既然有一条下品灵脉,足以支撑八级、甚至九级法阵的能量需求。

七级法阵,此时在大秦帝都,反而成了鸡肋,少有势力布置。

所以,哪怕是一些中小势力和家族,只要有一条下品灵脉在手,就绝对不会布置七级法阵,而会根据家族的资源钱财,选择是布置八级,还是九级守护法阵。

布置八级法阵,给出大量资源,大秦帝都符阵师总会会长,可以亲自出手布置,花费可以顷刻让一个中型势力,倾家荡产。

而布置九级法阵的大势力,大家族,因为底蕴深厚,资源雄厚,请得起青沌城的符阵大宗师,布置九级法阵。

而这,也不仅仅是报酬的事情。

需要通过关系,给出大量资源,还要被请的这个大宗师有这个心情,给这个面子,才有可能过来给布置九级法阵。

清纯美女冬天在北京小巷街唯美特写

像九级符阵大宗师,等闲千八百年见不到一个,太正常不过了。

然而今天,符阵师工会,竟然请到了来自青沌城的一位符阵大宗师前来,更是要公开给六级以上符阵师演示布置一个九级法阵,这简直就是一等一的新闻,一等一的大事。

无数符阵师,不管够不够六级符阵师水平,有没有资格进入总会之中观摩学习,此时都蜂拥而来,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

“李师,怎么在这里?难道是瞬移过来的?们那里离帝都遥远得让人绝望,启动一下传送阵,都要十块中品灵石,不会是,把这些年积攒的点中品灵石,全部喂给传送阵了吧?”

“哎呀是王师啊,多年不见,还很健朗啊!说这个……虽说攒一块中品灵石不容易,但是这是什么事情?大宗师光降我帝国,还要演示九级法阵布置要领,这岂是十块中品灵石能够买到的机会?我老李,卡在六级巅峰晋级不了,已经一千年了,再不晋级,我这辈子就没希望了。现在过来观摩,说不定,大宗师前辈一番演示下来,直接就如醍醐灌顶,让老李我晋级了呢?”

“……”

“嗨嗨,我说小马,一个四级符阵师,来这里凑什么热闹?能进得去吗?枉花那么多钱传送过来,这是不想过日子了?”

“嘿嘿,是潘师啊,我这见不着大宗师前辈,难道这五级的水平,就能见到了?适逢其会,见证一个大事件的发生,不行吗?”

“……”

符阵工会大楼外广场之中,摩肩接踵,人声鼎沸,人人都觉得,自己能够来到现场,就算是不够资格进入观摩,也足以向后辈子孙,吹嘘个几千年了。

这个时候,林西挨挨挤挤地,也出现在广场之中。

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竟成了无数符阵师之中的一个异类。

所有的符阵师,此时可都穿着一水的符阵师长袍。

左胸上,都有着一枚青金制作的符阵师等级胸牌。

而且,等级没有达到三级以上符阵师的,连进入广场的信心都没有。

周边符阵师,最低境界的,都是四级符阵师,一个个兴奋得说个不停,唾沫星子到处乱飞,脸上都在发光。

而林西,穿着一件青色长袍,还是休闲的那种,胸前更无胸牌别着。

而且,此时的林西,虽然形貌改变了,但是年纪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从许多高傲的符阵师身边,挨挨蹭蹭朝着大楼方向挤去,不时地招来诸多符阵师诧异,甚至厌恶的眼神。

这让林西有些不自在。

“各位让让,我要进大楼,大家稍微挪一下,免得冲撞……”

林西索性打开嗓门,吆喝着前进。

但是一不小心,踩着了一个四级符阵师的鞋子。

“哎呀嚓!谁呀?像条野狗似的到处乱窜,看看,踩了本师的鞋子了。鞋面都踩了一个大脚印。本师为了拜见大宗师前辈,沐浴更衣,一千年舍不得穿一次的宝鞋啊!”

林西踩了别人的鞋子,正准备道歉,但是这个四级符阵师,立即冲着他大叫大嚷,出口不逊倒也罢了,竟然骂他是一条野狗。

林西不想惹事,但是却见不得这样一个家伙,对自己吆喝咒骂。

本来浮现的歉意笑容消失,夜瞳微眯,乜斜着这个家伙。

这个符阵师见到林西的表情,更是愤怒,脖颈上的青筋都暴跳起来,嘶声咆哮:

“野狗,下贱的土包子,敢这种表情盯着本师,踩了本师的宝鞋,还得理了?”

林西忽然呲牙一笑。

“野狗骂谁?”

四级符阵师想也不想,立即大吼:

“野狗骂!呃,呃呃……”

林西哈哈大笑:

“原来是一只野狗在骂我,什么时候,连妖狗都不是的野狗,也能口吐人言了?哎呀,见证了一个奇迹哈……”

周边许多符阵师,被这吵闹声吸引,听到那骂人的符阵师,被一个小子捉弄,皆都觉得可笑,龇牙咧嘴乐了起来。

那个符阵师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自己被这个土包子给绕了。

此时见到许多符阵师在耻笑他,更是怒不可遏,受伤的小心灵承受不了这种羞耻。

立即虎吼一声,上前抓住林西领口,鼻子对着鼻子,朝着林西咆哮。

这个四级符阵师,乃是一个中期四层境武皇,力量达到四飞龙之力。

本来他以为,自己一把就会将这个野小子拎起来,想怎么羞辱怎么羞辱。

但是没想到,他几乎要将林西的青袍都扯碎了,也动不了人家分毫。

力量不做主,身份来压人。

“小子,可知道,羞辱一个尊贵的符阵师,是会被活活打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