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4月 8th, 2021 at 2:02 下午 by admin

盗帅也放下杯子,正好对上眉千笑那肆无忌惮的眼珠子,玩味笑了笑,仿佛不为所动。

但她放下杯子后忽然双手抱胸挡住玲珑曲线,玉肩往上白皙的皮肤漫上一层粉红。

“你来的倒是会挑时间,刚沐浴完未穿好外衣就到了。”盗帅不经意般道,“平日我可不这样会客。”

“咳咳……你倒是可以先去穿上。”眉千笑收起目光,不大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

他刚才那个模样肯定好像色鬼一样,太丢人了,和师傅那个禽兽有什么区别啊!引以为戒啊!

“就这样吧,否则显得我好像怂了似得。”盗帅恢复慵懒的声音道。

“嘿嘿,那怎么好意思……”

哦,那代表可以看咯?眉千笑嘿嘿笑着,目光忍不住又要往美好风光方向看去。

“但你再瞪着眼看,我就让你听听你被花的呻吟声……你觉得我模仿得会不会像?”

“我错了,原谅我吧,那声音不用听我都知道肯定会成为我一辈子的噩梦。”眉千笑半秒没迟疑就认怂了。

眼睛该看哪看哪,整理得明明白白。

“好了,叫你来不是为了用声音玩弄你的,有正事问你……”

清纯美女抹胸白色群羞涩写真

我艹,你不说我以为你叫哥来就是为了玩弄哥呢,看你好像玩得很开心的样子啊!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若解决我的问题,我便解决你的问题,很公平吧?”眉千笑重振精神道。

“行。”盗帅倒是大气,又捧起茶杯闻了闻茶香,半点没有因为有外人而觉得拘束,“你说我之前是老鸨今日是老板,完是个错误,我一直都是这里的老板。”

“你上次骗我?!”

“哪有骗你,我也没说我是老鸨啊。上次还请你喝酒吃小菜来着,不是老板能那么大方?”盗帅调皮地笑了笑,这时倒是露出些许少女可爱的味道。

哇……这盗帅真是骗子中的极品啊,完不逊他师傅!吃了人连骨头都不剩的主!

这货当时确实没说任何一句自己是老鸨的话,但言语和态度引导他把她当成老鸨的方向去!免单的事普通老鸨也能做好吗!

“那你一个家大业大的老板,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盗帅,跑出来调戏我就是为了吃我豆腐?”眉千笑无奈道。

眉千笑这么一说盗帅也想起那日她落入他怀中和他眉来眼去亲密接触的记忆,脸色又更红了些许。

“能被我临幸,算你运气好才对。”

这臭不要脸!不要用临幸这种奇怪的词语啊,哥是你后宫吗!

“以后不要盗帅盗帅的叫我,怕别人不知道似得。叫我洛青吧,我也喊你千笑。”徐洛青接着又道。

“所以你那时到底是为了什么专门装作老鸨出来接触我?只是因为我帅?”虽然嗓音让人迷醉,但眉千笑可没那么容易被忽悠掉,眼中精光一闪,一副你不回答咱们今天就到这里为止的态度。

“帅还好吧……”徐洛青最后故意拉长音让眉千笑听着好似拿绣花针戳大腿般不爽,“主要是那日魔教前教主莫名来到南京,大驾光临,我也不好不多留意一下。你应该明白,天子脚下不太欢迎你们这些魔教中人,何况还是大名鼎鼎的任你们行。”

听到徐洛青居然认得任你们行,眉千笑顿时心中升起警惕。

“之前听闻金凤楼在天子脚下敢冒天下之忌讳拟名‘金凤’,实因金凤楼为朝廷之中位高权重之人所建,如今看来所言非虚。”眉千笑听一推十,反倒猜出金凤楼的来头。

毕竟只有心系皇室安危的人,才会如此忌惮有魔教之人进入京城。

“我也不怕告诉你,你猜得不错。而且放心大胆往大里猜,金凤楼的来头比你想象得要可怕百倍不止。”徐洛青倒也爽快,有些东西道破了,掩饰反而落了下乘。

“今天我来又不是为了猜你们金凤楼的后台,只是我十分惊讶,天下闻之丧胆的盗圣竟然是朝廷的人!”

“这你倒猜得不对。我不是朝廷的人,半点职务没挂,朝廷无人知我,纯江湖人士。”徐洛青抿茶爽朗道。

对方都说到这了,徐洛青倒也没必要骗他这点东西。也就是说,盗帅不是朝廷中人,但也脱离不了和朝廷有些关系。说不定是雇佣关系?

这样很多东西都说的通了!

这盗帅每逢大案,弄得都是贪官!敢情不是正好撞上,而是有的放矢啊!朝廷养着这个盗帅多实用,看哪个官觉得像贪官,东辑事厂又没查到证据,白的不行来黑的,放个盗圣去家中一通乱搜,有啥黑账本能瞒得住!

“难怪最近你的行动是偷太后丢失的九彩琉璃珠……你是早查到这珠子牵连到二皇子身上,才让我不要再查?”眉千笑继续进一步推理道。

“没错。我查到蛛丝马迹指向江东吴王府,曾花许多时间在那边,发现那边高手云集,二皇子行动诡异,还有一位顶尖高手坐镇,似乎不简单。还没来得及慢慢调查清楚,却发现珠子被转移了出去,花了大心思想先把珠子偷到手,却被你从中捣乱坏了我好事。你可知你当时阻止我偷珠可是为虎作伥?”

磁性性感的御姐音透着一丝埋怨劲,听起来竟然十分带感,眉千笑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

“我那时不啥都不知道,才中了二皇子的计嘛!你当时又不告诉我江东吴王府是个坑,说了我不就立马跑路咯!”眉千笑决定不背这锅,声音再好听也不背。

“你是魔教中人,我怎可能把事情对你盘托出?”徐洛青冷笑了一声,“不知阁下是日月神教下三大护法的哪一位?”

这盗帅估计能用整个朝廷的情报,他师傅的身份人家当时就知道了,他这个跑来和任你们行相会的人自知也隐瞒不下去。

“但你怎么猜我是日月神教三大护法?我不能是其他堂口的吗。”眉千笑厚着脸皮道,反正哥就光明正大耍赖,你能咋办,谁让你们的情报没掌握到咱们三个只要以日月神教名义出现就戴着面具的师兄妹真容啊,“我烧饼堂堂主,专门管白木崖山下卖烧饼的!”

“那日你们围坐一桌,冯俊志和血刀门门主屈浩除了任你们行以外便是以你马首是瞻,岂能是平起平坐的其他堂口人物?”徐洛青不屑道,一副“你编,继续编,姐看你慢慢编”的嘲讽脸。

啧,眉千笑现在后悔极了。那日和她卿卿我我眯了眼,帮她又是开门又是哄冯俊志在金凤楼唱一曲,搞半天竟然是被她玩弄在鼓掌之间。

盗帅是什么人物啊,被她看到那么多信息,早该猜得差不多了。越编真是越让人看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