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4月 29th, 2021 at 7:41 下午 by admin

罗向宇压抑着怒火,咬着牙问:“你说什么?”

“搬出去啊。”她清浅地笑了下:“这样你带女人回来也方便啊,而且我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他只听到了最后一句,什么叫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

他绕过沙发走到慕韶涵面前,俯下身子将胳膊撑在她两侧,皮笑肉不笑道:“慕韶涵,你当我罗向宇是什么?想用就用,不想用就丢?”

几不可闻的叹息声传来,娇软的身躯贴了上去,埋进他胸膛里,低低的声音闷闷传来:“不是想丢就丢,我只是想让你开心。”

她抬起眸子,眼底满是真诚:“难道你现在不开心吗?”

罗向宇猛地直起身,他扯松领带,该死的开心!

“你哪看出来我开心了?”他又重新压回女人身上,将她囚禁在沙发一角,捏着她下巴,又不敢用力。

“娱乐是人类放松身心的最好方式,你和他们在夜总会玩难道不开心吗?”

又是问他开不开心!罗向宇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狠狠吻上那张让他又爱又恨的红唇。

两人微喘着气分开,罗向宇现在也没脾气了,毕竟要是老婆跑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解释道:“我去那里处理公务,没有和那些女人做什么。”

漂亮的圆帽女孩

慕韶涵惊疑不定地打量他两眼,沉默了会儿道::“……罗总,您身体哪里有问题了,要及时去医院。”

罗向宇黑了一张脸,竟然被质疑男人的功能,他不过是不想碰那些女人罢了,怎么到她这里就被扭曲意思了?

他冷笑一声,微眯起眼,里面闪着危险的光芒,咬着牙一字一顿道:“去医院不必了,你帮我看看就好。”

“我?”慕韶涵故作惊讶地捂着嘴:“罗总,你别开这种玩笑了。”

“我有没有开玩笑,你摸摸不就知道了?”他哑着嗓子,捉住慕韶涵的小手移到他身体的某处。

“呀!”她迅速抽回小手,柔荑轻轻在罗向宇胸前一点:“你怎么一点定力都没有?”

“是不是最近憋太久没地方发泄所以连女人的撩拨都不用你就……唔。”

接下来的话被尽数淹没在唇齿之间,夜色无边,情迷意乱。

慕韶涵初醒时只觉得周身暖洋洋的,窗帘被细风吹起一角,刺目的阳光洒了进来,晃得她再次闭上了眼睛。

等再次睁开时,室内光线又暗了下来。

她望着天花板怔怔出神,脑袋里想的都是罗向宇,然而关于有些事情她实在想不通,只好把唐小糖喊了出来。

星月湾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靠窗的位置有两个女人相对而坐。

“涵涵,你在电话里说你被许明月绑架了?”唐小糖一脸严肃地看着慕韶涵。

她点头,只是神色很痛苦:“郑博皓他……连中四枪,三枪在胸膛,最后一枪……”她拧眉,眼里聚起雾气,声音都是抖的:“正对心脏。”

唐小糖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她惊讶地捂住嘴巴,秀眉微蹙,哀伤道:“我记得他以前还是你的主治医生,后来还说很喜欢很喜欢你。”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唐小糖连忙住嘴,见慕韶涵越来越伤心的表情,心里也一阵难过,拉住她的手轻声道:“你别太伤心,他,看到会难过的。”

是啊,不仅是郑博皓,糖糖也会跟着她难过的,她不能这样,说好要让大家开心的。

慕韶涵低头轻擦掉眼角的泪,展颜一笑:“今天找你不是说他,是想说罗向宇。”

“罗向宇?”唐小糖皱眉。

“那天他也在,从他出现在仓库的第一刻起,其实以往那些恩怨纠缠都已经被放下,仿佛也没有那么浓重的恨意了。”慕韶涵深吸一口气,“既然已经放下,那不如做个了断

。”

“糖糖,我要和他离婚。”

桌上沉默了几秒,唐小糖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问道:“你和她怎么回事?你们不是早就离婚了?还是他说的。”她说到这里冷笑一声:“你们现在怎么还没离婚?”

“他当时没签协议。”慕韶涵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我本以为他和我离了婚。”说到这里,她突然想到什么,轻笑了一声:“还好我没再找别的男人啊,不然就构成重婚罪了。”

“乱说什么!”唐小糖轻瞪了她一眼,突然正色道:“你们既然没有离婚……说实话,现在的罗向宇看起来和以前的确不一样了,我觉得现在的他很爱你。”

她紧紧握住了慕韶涵的手,眼神坚定道:“不过,你要是真的想和他离婚,我支持你!”

从咖啡厅和唐小糖分别后,慕韶涵直接去了罗氏。

毫无阻拦地乘着总裁电梯升上了顶层,女人一身黑色赫本风风衣,下面一条蓝灰色阔腿裤,漆皮小靴子嘎吱嘎吱踩在地板上,让安静的走廊凭添几分声音。

走廊里一道门突然打开,略有些急促的脚步声渐近,方昭低头看着一份表格,也没注意到对面走来的人。

直到快要撞上时,慕韶涵略含戏谑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小秘书,你老板克扣你工资吗,走着路也要看资料。”

方昭来了个急刹车,他沉浸在手里的表格中,突兀地听到声音被吓了一跳,抬头,面前是一张美艳绝伦的脸。

“对不起!”他连忙朝后跳了一步,脸也涨红,耳朵像是要滴血似的通红。

“下次记得看路啊,小心哪天来的是个整容的明星,把她鼻子给撞歪了,那你们的罗总可就真的要扣你工资了。”她食指抬起虚空轻轻点了一下,然后笑盈盈地从他身旁擦过。

方昭呆怔站在原地,还有些魂不守舍。

回过神来想到慕韶涵说的最后一句话,不由得为自己老板正名,低声嘟哝道:“罗总才不会让那些人进公司呢。”

慕韶涵抬头看了眼门上挂着标有“总裁办公室”几个大字的门牌,嘴边又挂上清淡的笑容,抬手敲了敲门。

“进。”

男人声音比平时听起来微冷,似是因为沉浸于工作,慕韶涵推门进去的时候他头也没抬一下。

本着谈正事也要先等人把工作忙完的态度,慕韶涵很是尽职尽责地没有开口打扰他,自顾自地坐到小沙发上看美容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