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4月 30th, 2021 at 4:02 上午 by admin

“这话是什么意思?”雷欧皱了皱眉头,沉声问道。

“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只是一直都不承认罢了!”塔莉沉声说道:“很清楚,是地球联邦第一个依靠自主醒觉的生化人灵能者。”

“且不说我是不是生化人灵能者,就算我是,我也不是第一个生化人灵能者。”雷欧否认道。

“没有必要狡辩,很清楚我那句话的重点是第一个自我醒觉。”塔莉反驳雷欧的话道:“的确不是第一个生化人灵能者,但那些生化人灵能者都是通过其他方法催生出来的,是第一个自然醒觉的灵能者,虽然醒觉的灵能力量非常微弱,仅仅只是产生对危险的感知,但再怎么微弱的灵能也都是灵能。”

“所以就把我的尸体给出卖了?”雷欧沉声说道:“我不想陪着一起当作人形炸弹,轰炸地面。也不想成为宇宙垃圾,永远的在宇宙中飘荡,直到某一点被其他更大的东西摧毁。”

雷欧沉默了一下,转头看向希尔维亚说道:“我和她还有一些话要说,要是觉得无聊……”

“没关系,我就在旁边呆着。”希尔维亚摇了摇头,说道。

雷欧没有再说什么,转过身看向塔莉,直接用希尔维亚也能够听懂的戴利亚特语说道:“这艘泰坦级母舰是属于谁的?我想应该不是联邦政府吧?”

“当然不是。”塔莉摇摇头,说道:“如果我想要把我们出卖给联邦政府,就不会故意隐瞒下是自然醒觉的生化人这件事了。这个引擎舱室所属的泰坦级母舰是属于安特拉斯公司的实验舰。”

“安特拉斯公司?那个生物科技公司?”雷欧愣了愣,确认道。

“是的。”塔莉点了点头。

这时,雷欧也想到了一个有关安特拉斯公司的传闻,那个传闻声称安特拉斯公司暗中和威雅人的某个母巢合作,利用殖民地的联邦公民进行一些科技实验。

甜美女孩雪地里宛如天仙

这个谣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传播得非常广,虽然地球联邦政府和安特拉斯公司都表示这件事是敌对外星文明的谣传,为的就是打击联邦现有的生物科技,但这个传闻却始终没有消失,并且在地球联邦的民间依然有不少人相信这个传闻。

现在虽然雷欧还没有任何证据,但他却感觉那个传闻似乎并不是谣言。

于是,雷欧直接向塔莉求证道:“安特拉斯公司和威雅人的合作是真的?”

然而,塔莉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雷欧很清楚自己现在是不可能从塔莉的口中得到答案的,于是转了一个方向,又问道:“是什么时候和安特拉斯公司联系上的?”

“在第一次醒觉能力的时候。”塔莉这回没有隐瞒,而是如实说道。

“那么早?”雷欧迟疑了一下,又说道:“为什么安特拉斯公司没有立刻回收我,反倒让我继续在联邦执行任务?”

塔莉回答道:“他们想要看看一个自我醒觉的生化人灵能者能够走到哪一步,所以他们利用他们的影响力,不断的给派遣各种各样的任务,而我则负责记录在任务中的各种表现和状态。”

“难怪我明明只是一个生化人战士,却能够获得那么多只有属于自然人才能够执行的任务。”雷欧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随后又问道:“我的死呢?也是他们做的。”

塔莉摇摇头,说道:“当然不是,的死只是一个意外,否则怎么可能让按照生化人的葬礼仪式,送到那艘死亡之船里面,一个活着的实验品永远要比一个死去实验品更有价值。”

雷欧紧接着又问道:“既然对我如此重视,为什么我的棺材又会……”

“这个问题已经涉及到我们的交易了。”塔莉打断了雷欧的问话,道。

雷欧沉默一会儿,又说道:“我可以和交易,帮找到一个合适的住所,但提出来的要求太含糊了,什么才算是合适的住所?如果我找到了一个主脑服务器,可却认为不合适怎么办?”

塔莉给出答案道:“我可以给一个更具体的标准,不过按照那个标准,恐怕很难找到,所以我干脆给一个具体地点好些,只要去到那里,就能够找到一个合适我的主脑服务器。”

跟着塔莉就报出了一个坐标,然而雷欧听到这个坐标后,却并不知道这个坐标对应的地点在那里,因为这个坐标的序列规律并不在他所有知道的坐标序列之中,而这个坐标和他通过光波信号分析出来的那个坐标有着非常一些逻辑上的契合,应该是同一种定位坐标序列。

在看到雷欧脸上露出的神色后,塔莉也意识到了自己所说的坐标有问题,说道:“这是最新的定位坐标序列,按照以第七序列作为标准序列,用李先开算法进行七次循环推导,就能够得到原始坐标,我们现在所在位置的坐标是kaboj75561。”

听了希

尔维亚的话后,雷欧在心中快速的演算了一下,很快就算出了塔莉所说的那个坐标位置在哪里,然后将记忆中的维纶地图调出来,换算成了地图上的方位计算单位后,得到的位置让他稍微愣了一下,忍不住说道:“荒原?”

不错,如果按照塔莉提供的这个坐标来计算的话,这个坐标的位置正好就在荒原之中,这也正好符合雷欧的计划。

“我要怎么带走。”雷欧没有再多想了,沉声问道。

“用它就可以了。”塔莉指了指雷欧手腕上的通用记录仪。

雷欧看了看手中的通用记录仪,疑问道:“这东西能够装得下一个主脑智能?”

“足够了!”塔莉没有坐过多的解释,只是简单的回应了一声。

雷欧跟着又问道:“既然要离开了,这里的东西肯定是要放弃了,还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带走的。”

“不要想了,所有有价值、又能够带走的东西都已经被拿走了,剩下的东西,一个人根本拿不走。”塔莉摇摇头,然后没有兴趣再和雷欧交谈下去,说道:“如果已经做出决定了,就把记录仪连接道主机上,我会自己导入数据链的。”

说完,便无声无息的从雷欧和希尔维亚眼前消失不见。

“有什么要问的吗?”雷欧转过身看向希尔维亚问道。

希尔维亚始终在一旁安静的听着,听到雷欧的提问后,便稍微想了想,说道:“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不过这里不是合适的地方。”

雷欧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然后示意希尔维亚跟上自己,不过希尔维亚却叫住了雷欧,然后从这个花园里面的小屋中找到了一个木头雕刻的娃娃,看样子应该是莉亚·维妮斯坦在这里的时候雕刻的。

“准备把这东西拿给莉亚·维妮斯坦吗?”雷欧很轻易的就猜到了希尔维亚的用意,问道。

“嗯!”希尔维亚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做至少能够把她的注意力转移一段时间,免得她突发奇想来找我们的麻烦。”

对于希尔维亚的做法,雷欧没有反对,点了点头后,便离开了这个花园房间,在他离开后,房间入口就重新关闭了起来。

两人回到了之前的控制中心,雷欧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事情,将通用记录仪连接道控制台,然后在没有任何防御程序的情况下,很容易的就连接上了主脑。

在连接到主脑的那一刻,雷欧也失去了对通用记录仪的控制,并且通用记录仪的全息屏幕上也闪现出了一排排原始代码。

雷欧虽然竭尽全力想要记住这些代码,但他很快发现这些代码是他完全不知道的一种程序代码,哪怕他把代码完全记住了,没有正确的编码器,也无法将代码编辑还原。

发现这种情况后,雷欧也没有在死记那些代码,他很清楚既然塔莉这么明显的将代码泄露在他眼中,就根本不怕他整理分析出代码的真实内容。

一个主脑系统到底有多大,雷欧不是很清楚,但他知道任何一个主脑智能都只能安装在一艘星际战舰的主服务器以及同类型的主服务器上,而一艘星际战舰的主服务器室就有大概是个主控制室那么大,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使得他听到塔莉表示只需要一个通用记录仪就能够将她收容进去后,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并且提出质疑。

而现在,他依然还是有些疑惑,哪怕这些代码数据正在逐渐往通用记录仪上导入。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最后一段主脑智能数据带导入完成,雷欧在这段时间里面教了希尔维亚使用通用记录仪上的一些功能,并且还在控制室内,找到了一些小玩意,比如记录了三百多首夜吟族的星盘仪。

这是一种小装饰品,只要打开了,就能够按照夜吟族所唱的歌声转变成不同的星空图案,这种小玩意在雷欧的眼中自然什么都不是,甚至不如一件拆解工具来得有用,但在希尔维亚的眼中,这东西绝对是她见过的最有价值的珍宝。

雷欧将通用记录仪从主脑系统上断开,然后检查了一下记录仪的情况,他发现记录仪里面除了万用工具插件以外,其他所有的功能全都被清除了,特别是星图的记录也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剩下得容量连一个最基础的检测程序都无法安装。

对此,雷欧也没有什么惋惜的,虽然这个通用记录仪已经变成了一个单纯的存储器了,但他还有其他的记录仪可以使用,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雷欧和希尔维亚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周围,查看是否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后,他们便看着原路返回,也不知道是因为塔莉这个主脑智能已经离开、舱室的控制权转移到了防御程序的缘故,他们再按照原路往回走的时候,遭遇到了好几次袭击,其中最大的一次袭击就是在之前停留过的那个生活区,有四百多警卫机器人、工程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都发了疯似的袭击他们两个。

只可惜,这些机器人比起之前那些警卫机器人更

加不堪,丝毫没有给他和希尔维亚带来任何麻烦,反倒是他们从力场隧道离开的时候,出现在力场隧道里面用来清理隧道垃圾的清洁气倒是给他们造成了一些小麻烦,比如衣服在清洁气的腐蚀下变得破烂不堪。

不过,这些清洁气都属于低伤害的腐蚀性气体,只要不是过量吸入,就不会对人造成任何伤害,所以他们并没有受到什么不良影响。

很快两人就从引擎舱室脱离了,回到了贝伦冰湖内,两人快速的游向了湖岸边上,跟着在留守在岸边的学者注视下,两人从雷欧砸开的那道冰面裂口钻了出来,跳到了距离岸边很近的冰面上。

出水之后,雷欧直接取出了两件长外套将他和希尔维亚破烂不堪的衣服遮掩住,然后超岸边走过去。

在看到雷欧和希尔维亚上来,岸边的老学者迫不及待的带着自己的学生迎上来,并且急促的询问雷欧是否有什么发现。

而雷欧只是简单的敷衍了两句,就绕过这些人,朝军营走去,反倒是希尔维亚简单的提醒了他们一句,要守卫好这里,女王过不了多久会亲自来这里一趟。

听到了希尔维亚的话,老学者很快就想到了雷欧和希尔维亚肯定是在湖里的史前文明遗物中有什么重大发现,虽然他很想问出一些什么,但雷欧之前展现出来的能力,以及希尔维亚的魔女身份,都让这个资历很深,在营地有一定地位的老学者不敢有任何胡来的举动。

雷欧和希尔维亚回到住所后,他们草草的梳洗了一下,还了一身衣物,便动身离开这个营地,准备回戴丽莎,而这个时候营地的军官和学者主管也找了上来,显然是得到了那名老学者的消息。

只不过,他们从雷欧和希尔维亚口中得到的依然是那句让他们守卫好这里,女王将会来这里亲自主持发掘工作,说完之后,他们便坐上了为他们准备的驮兽,离开了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