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4月 30th, 2021 at 4:04 上午 by admin

“虫哥,我的本命之物什么时候能造好!”

“或许要将你的灵墟部吸收之后……小子,你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什么?”

“本命之物现世或许会出现波动,难道你要连累黎蛮部落?”

“对!我要伪装一下!”

林修齐的意识朦胧了片刻,再次睁眼,他的眼前已经不是识海之中的景色,而是一个……硕大的头颅。

“林大哥,你醒了!!!”

林修齐动作缓慢地推开古小蛮的大头,顺手擦了擦脸上的口水说道“发生了什么?”

席尔瓦来到林修齐身旁说道“林大哥,你可记得雷劫之事?”

“有点印象!已经结束了?”

“没错!都结束了!还好林大哥你没事!”

古小蛮推开席尔瓦抱拳说道“恭喜林大哥成为筑基修士!”

漂亮爱打扮少女粉红色制服写真图片

席尔瓦一愣,同样抱拳恭喜林修齐。

“别客气!不知为何引出了天雷,其他人可还好?”

“无人受伤!”

“那就好!”

古小蛮笑道“只有血牙大擂被劈没了!”

“什么!”

席尔瓦连忙说道“林大哥不要担心,只有擂台不见了,其他一切如常。”

“那灵沙洞……”

正在此时,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

“林道友不必在意,只要阵法还在,灵沙洞随时可以重建!”

“巫前辈!”

“哈哈!你我同为筑基修士,前辈之称不可再叫!”

“我称您为前辈并非按照修为而论,而是依照心之所愿,前辈一直以来对我多有庇护,如此恩情岂是修为这等小事可以相比的!”

“这……好吧!随你喜欢!”

“前辈也叫我的名字便是!”

“好!修齐,为何你筑基会引发雷劫?”

“不瞒前辈,我曾经死过一次!”

“什么!”

林修齐将当初在独孤家族圣洞之中的事情说了一遍,有真有假,与其他人知晓的情况一致。

“原来如此!怪不得独孤家族如此器重于你!”

“唉!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愿去独孤家族修炼!”

“对对对!不可因一时的利益断送了自己。”

“或许是因为我死过一次,故而进阶之时会出现雷劫,不瞒前辈,当初在国战之地我进阶灵动期之时就无缘无故地挨了一雷,只有一道,故而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竟有此事!”

古小蛮忽然插口道“哦~~~我想起来了,我就说林大哥的房间怎么都是黑的,原来是被雷劈了!”

林修齐笑着点了点头,巫信合若有所思地问道“修齐,雷劫之后你是否见到了什么异样之事?”

“前辈的意思是……”

巫信合忽然说道“小蛮!席尔瓦!你二人先出去!绝不可将修齐的事情外传!”

“长老,我们也想……”

“出去!有些事不可轻易沾染因果!”

席尔瓦闻言一愣,顿觉事关重大,他立即拉着古小蛮离开。

“前辈,可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雷劫之中,你的识海之中是否出现了什么异常?”

“哦!对!不知从哪里出现了一个小屁孩!”

“小屁孩?可是肤色黑红?”

“没错!”

“果然如此!真是没想到啊!”巫信合苦笑不已,神色复杂之极。

“前辈认识那小屁孩?”

林修齐没有提起自己追到对方家里,还把对方的家毁了小半的事情,眼见巫信合的反应,他觉得“铁皇”和小屁孩的来历并不简单。

“修齐!此事老夫也是道听途说!许多年前我尚在巫家之时,曾听族中前辈提到过一种天劫,名为心魔劫!”

“那小屁孩儿是心魔?他家都是心魔吗?”

“家!?”

“我就是觉得有小孩一定有大人,随口一说!”

巫信合茫然地点了点头,今日已经出现了太多奇怪之事,他也没有多想,继续说道“据那位前辈说,雷劫只有进阶金丹期之时才会首次出现,而心魔劫会在金丹巅峰冲关之时出现,是一种十分凶险的天劫。”

“哦?如何凶险?”

巫信合微微一愣,你不是刚见识过吗?为何还来问我?

“修齐!难道你没有见识到心魔的强大?”

“额……你要说见到了吧,也算是见到了,但那心魔只是个小孩子,我当时又被雷劈得有些晕,不是太记得!”

正在此时,圣虫的声音出现。

“小子,你这即兴表演还得练啊!”

“freestyle哪有那么容易!”

巫信合深表赞同地点了点头,别说是林修齐这个年纪,即使是他和古鸿坚见到此事也懵了一阵。

“心魔乃是修士在修炼过程中不知不觉中形成的一种魔障!或许小孩子的形态只是对应你心中的一些阴暗情绪,也可能是你修炼之日尚浅,一路突飞猛进,魔障极少,故而只是出现了小孩子的形象。”

“如此说来,心魔不是一种生物?”

“哈哈哈!若心魔是一种生物恐怕没有什么比这种生物更可怕了!”

林修齐没有回答,心说“虫哥,心魔不是生物吗?那我的魔障足以产生一个世界的心魔了?”

“别听这老头瞎说!他也没见过!”

“虫哥,你说实话,是不是因为你魔障太深,所以我才会经历这些,其实都是一场梦!”

“梦你个头!气海的光茧哪来的!”

“对啊!那也就是说……心魔确实是一种生灵,只不过是生活在一个封闭的世界中?”

“没错!”

“那铁锈精……”

“或许是心魔之主!”

“虫哥,你确定他对你来说就是个屁!”

“绝对是屁,而且是个不臭的闷屁!”

“那岂不是连存在的价值都没有了……”

“修齐,你是否想起了什么?”

“嗯?没有!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我的心魔会是小孩子,是不是小时候有什么心理阴影,正在回忆!前辈,心魔都会做什么?是制造幻觉吗?”

“没错!心魔会诱导你向着歧途修炼,甚至利用你的阴暗面直接击垮你的精神。据说金丹巅峰修士冲关之时陨落之人极多,其中有九成是陨落在心魔劫之中。”

“这么危险?”

“没错!修齐你吉人天相,顺利渡劫,下次进阶之时一定要格外小心啊!”

“一定!”

林修齐口中答应着巫信合,心中却说道“虫哥,怪不得我让阿铁发下心魔大誓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原来他就是心魔,还是老大,竟然还和我演戏说什么心魔大誓十分凶险,你说他是不是欠抽!”

“你忽悠人家儿子也没好到哪去!”

巫信合看着林修齐心不在焉的样子,关切地问道“渡过雷劫和心魔劫一定很累了,你好生休息吧!”

“前辈,外面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说来凑巧,在你昏迷之时,遗迹出现了巨震,此时无法进入,五圣之一的秦家来人探查,我等正在等候!”

“秦家?是阵盟秦家吗?”

“没错!”

“秦家修士是蛮族?不对啊!”

“阵盟秦家和符盟华家既是宗师殿堂的四大支柱家族,又是五圣家族,至于原因……老夫也不清楚!若是你有意,待事情结束之后,老夫为你引荐,或许有机会去秦家……”

“别别别!我和秦家关系一般!”

“你惹过秦家修士?”

“也不算是惹,我的一个朋友从秘境中得了好处,秦家修士去抢,被我们一起打跑了。当然,其中还有真仙殿的人出手,否则也不是秦家的对手……对了,也是那一次我见到过关硕,就是被独孤真维前辈杀掉的那个!”

“原来如此!你好生在此调息,老夫去嘱咐其他人不要泄露你的行踪!”

“多谢前辈!”

巫信合离开房间,林修齐看着自己身上焦黑一片,却没有太多疼痛之感,忽然想起了什么,心说“虫哥,灵气水滴呢?天雷之力呢?”

“大部分都用于修补你的身体了,还剩一部分被你儿子吃了!”

“小屁孩?”

“不是那个便宜儿子,是你肚子里那个!”

“能不能别用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说法!”

林修齐指着自己的肚子说道“如果一会你要是不能变成一把帅气的武器,老子就退货!”

正在此时,林修齐感受到光茧出现了一丝异动。

“小子,此地不宜久留,找个安的地方生产!”

“……”

daojiwutian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