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4月 30th, 2021 at 4:04 上午 by admin

入夜,寿春,秦军大营。

右军的一处看起来并不起眼的普通营帐内,一个五十多岁,须发花白的枯瘦老者,一身秦国官服,正襟危坐于地毯之上,在他的对面,慕容垂盘膝而坐,火盆里的炭火燃烧得正旺,而这老者的眼睛却是微微地眯着,一言不发。

慕容垂微微一笑,说道:“朱尚书,你可知为何这回天王要你来出使晋军大营呢?”

这名枯瘦老者正是前晋国大将,雍州刺史,襄阳的守将朱序,自从被俘后已经过了有一年多,看起来他也已经摆脱了在晋朝时汉人的那套穿戴礼节,更象是个纯粹的秦朝官员了,他的神色平静,缓缓说道:“大概因为在下跟晋国还有些未了的缘份,需要作个了结吧。”

慕容垂勾了勾嘴角:“如果朱尚书认为这是个缘份,那就算是吧,今天慕容前来,也是因为我慕容垂的部下,将会成为朱尚书的副使,随你一同出使晋营,所以,在您出发之前,我觉得应该还是统一口陉,预估困难的好。”..

朱序睁开了眼睛,看着站在慕容垂身后,侍立于帐门一角的慕容兰,上下打量了两眼,点了点头:“真不愧是慕容家的女子,不仅有绝色的容颜,更是英姿飒爽,不亚男儿。怪不得就连那个传说中勇武过人,智计百出的刘裕,也栽在这位慕容姑娘的手下呢。”

慕容兰摇了摇头:“刘裕的失败是必然的,他独守孤城,无人援救,又遭到了城中守将的忌恨,即使我不出手,秦军强攻之下,寿城外无援军,内有地道,是不可能守住的。朱尚书,我并没有什么对不起刘裕的地方,只不过是各为其主,职责所在。”

朱序冷冷地说道:“不错,就是各为其主,现在我朱序是秦国的度支尚书,位高权重,天王对我恩重如山,这回前往晋营,更是对我朱序的信任,所以我一定会完成我的使命,这点并不需要慕容将军特意来提醒。”

慕容垂微微一笑:“哦,这么说来,朱尚书知道该说什么了吗?”

朱序点了点头:“自然是把我大秦的天威说给晋军将帅们听,尤其是对谢玄,要晓以利害,现在他们在战场上已经处于绝对的被动,进退两难,再顽抗下去的话,一旦北府军给消灭,那连谈判的本钱也没有了,谢家要的是家族的富贵,无论是司马氏当皇帝还是成为大秦的臣子,都没有区别,我想谢玄并不难作出选择的。”

慕容垂笑道:“朱尚书真不愧是识时务的俊杰。其实我慕容垂跟你一样,当年也非秦国人,都是在异国为官,因为机缘巧合才来的大秦,入秦之后,受了天王的厚恩,咱们做人可不能昧着良心,不知恩义,现在在秦国,我们过得比在原来的国家要好得多,自然要为大秦尽忠。如果见到谢玄,也可以告诉他,他若是肯倒戈来降,一定不失王候之位,会成为开国功臣的。”

朱序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微微眯起了眼睛:“多谢慕容将军提醒,见到谢玄,我一定转告。说起来,我跟谢玄也是有多年的交情了,他应该会对我的话有所考虑的。”

小清新少女森林系唯美树林好风光写真图片

慕容垂哈哈一笑:“要是他还抱什么侥幸心理,朱尚书可以正告他,我大秦的现在前线三十万大军,只不过是先头部队而已,几十万大军还在从各地集结过来,而天王即将亲率大军,作为后援,他们连现在寿春一带的三十万我军先锋都无法战胜,不如早点投降,以免两军将士和百姓生灵涂炭。”

朱序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天王本人也要来?”

慕容垂笑着点了点头:“是的,我慕容垂就是从项城那里过来的,奉的就是天王的旨意,本来天王是准备等各路大军齐集项城之后,再亲征过来的,但是现在战场的形势已经起了变化,被晋国视为要塞的寿春城,已经迅速被拿下,而北府军也已经前出寿春,被吸引在了这里,所以,天王决定御驾亲征,亲自消灭掉这支晋国最精锐的部队,一战定天下!”

朱序轻轻地“哦”了一声,抬起了面前的一个小盏,里面翻滚着黑色的茶汤,轻轻地呷了一口,若有所思。

慕容垂也端起了面前的茶碗,嗅了嗅,又再次放下,笑道:“这南方的茶饮,我还是喝不惯,不知道这又涩又苦的东西,有什么好喝的。能让世家子弟和朱尚书这样的大将都乐此不疲。”

朱序微微一笑:“这也许就是家乡的味道吧,就象慕容将军喜欢喝酸奶,我入秦一年多了,也同样喝不惯。”

慕容垂哈哈一笑:“留恋故乡,是人之常情,等天下一统,再无分歧了,也许我们会爱上同一种饮料的。”

朱序点了点头:“那就要看天王这次的行动了,如果晋人明智的话,就应该早早投降,免得生灵涂炭,到时候南北一统,天下百姓不再受离别之苦,风俗也会慢慢融为一体,岂不是美事?”

慕容垂笑道:“那就得靠朱尚书的三寸不烂之舌了。与谢玄等人的交涉,就交给您了,而我家的慕容兰,在北府军中也有些旧相识,您在出使之后,慕容兰可以借机在军中散布流言,让晋军的中下层军士,都知道我大秦的实力军力。”

朱序看了一眼慕容兰,摇了摇头:“我跟谢玄毕竟有旧,而且自晋室南渡以来,还没有斩杀北方使臣的先例,所以说我的安危不是问题,但慕容姑娘,刚刚在寿春城里出卖了城的守军,这次作为副使再次去晋营,还要散布流言,会不会有危险?”

慕容垂笑着摆了摆手:“无妨,在这个时候,晋军的处境艰难,无论是谁都会给自己留条后路,不会把事情做绝的。再说,阿兰的遇事非常机警,绝不会勉强行事。这次去晋营,有机会就散布流言,没机会就趁机观察一下晋军的实力与动向,不会让自己处于不利的境地之中的。”

朱序满意地点了点头:“那这次就有劳慕容姑娘了,希望这一回,我们能联手取得成功。”

慕容兰微微一笑,拱手行礼道:“晚辈有机会向前辈学习,荣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