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4月 30th, 2021 at 12:12 下午 by admin

雷云峰好话安慰了这几个青帮弟子几句,告诉他们继续监视,一旦有可疑靠近立即抓捕,但不要闹出人命来。

他又对方世超说道:“牛三儿家应该不会有其他人,你跟着我摸进去,一旦里面还有其同伙一并抓捕,如果遇到反抗,开枪不要击中要害,争取抓活的。”

两人小心的摸进院子,隐蔽在暗处听屋子里有没有动静,听了两分钟没有声音,雷云峰挥手冲到堂屋门口快速闪在两侧,再次探听屋里有没有动静。

“老大,屋里没有声音,不会是这个牛三儿趁监视的青帮弟子不注意逃跑了吧?”

“不会,你仔细听,屋子里有打呼噜的声音,这说明屋里有人在睡觉,但却不敢确定就是前面回家的牛三儿。不管谁在屋里,冲进去以闪电之势将其抓捕,我要活的。”

雷云峰说着一挥手,率先冲进屋,直奔打呼噜的东面内屋,发现牛三儿蜷缩着躺在炕上睡大觉,身边放着一个空酒瓶,满屋都是令人恶心的酒味儿。

方世超跳上炕,突然出手抓住牛三儿的衣领,一把揪起来‘啪啪’给了两巴掌。

正在睡梦中的牛三儿被人突然揪住衣领拖起来,勒得脖子喘不上气,愤怒的嘶吼道:“王八蛋,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还不快松手,小心我杀了你。”

“牛三儿,好大的口气,张嘴就是杀人,快醒醒吧,要是不想死就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

“你们谁呀?知道我是谁吗?老子就是杀手魔王,你要是得罪了老子,老子会灭你全家。”

‘啪啪啪啪’,连续四个大嘴巴子,抽得牛三儿终于从醉酒中醒过来,他看着一个蹲在炕上揪住他的衣领,一个站在炕前瞪着鹰一样的眼神盯着他。

“请问二位爷,是什么风把您二老刮到我家里,我看着面生,不知我哪里得罪了二位爷,要是我牛三儿哪做错了,我认栽。可你们突然闯进我家,‘啪啪……’连抽我几个大嘴巴子,到底我错在哪,能给个实话吗?”

森林中的清纯白色美女胜过仙女

“牛三儿,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平时你都以什么职业为生,最近又干了几票绑架杀人案,只要你能老老实实交代,我会考虑如何给你个满意处置。”

“说话的这位爷,我、我牛三儿就是个无业游民,能有人找我干活挣钱,我就伺候着。没事干就在家里喝个闷酒,家里人早就特么死完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就连这房子都是租的。二位爷,我真没有钱,你们找错人了。”

雷云峰不理会牛三儿的反问接着问道:“你平时都和什么人交往,来往的频不频?”

“叫您笑话了爷,我没有什么值得交往的朋友,平时也很少有人找到我家里,关上门光棍一个,走出去是光棍一条,我的生活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吃不上饭饿死拉倒。”

雷云峰了解清楚牛三儿住的这个地方四邻不招,外人不来,如果在这个地方设个临时审讯地点,也算安全,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他对方世超说道:“你去把宋尚天和马六儿都带进来,再安排其他人在附近埋伏,告诉弟兄们都给我瞪起眼来,不要叫任何人靠近,一旦发现可疑马上向我报告。”

方世超一把推开揪住衣领的牛三儿,跳下炕冲了出去。

牛三儿此时醉酒也被吓醒了,听站在炕前的傻大个说把宋尚天和马六儿都带进来,这混蛋马上警觉的认识到坏大事了,不然不会把这两个家伙带到他这里。

这个社会底层阴险狡诈的混蛋,既然已经意识到危险,又看站在炕前的这个人手无缚鸡之力,如果突然出手置他于死地,趁机逃出去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这位爷,您老是站在炕前不累吗?坐炕上歇一会儿,就是有事找我,咱们也可以好说好商量是吧?”

雷云峰面带人畜无害的笑容,看着牛三儿有些腼腆的说道:“牛三儿,我看你此时杀星现身,有大灾大难马上就会降临在你身上,要是你想活命,不妨把你最近干的事说出来,看我对你还有没有解。”

“是吗?既然这位爷会看相,那就上炕好好看看我的面相,测测我到底怎么会招惹杀星现身,来,快炕上坐。”

雷云峰好像被牛三儿说动了心,一扭屁股刚坐在炕沿,牛三儿突然疯狂扑向刚坐在炕沿上的雷云峰,把他拉躺在炕上死死掐住脖子,声嘶力竭的低声骂道:“王八蛋,想给我来阴的,今天老子就送你上西天。”

“牛三儿、快松手,你再使劲会掐死我,我知道你在昨天晚上八点多冲进一户人家,杀了一个年轻女人绑架了他的孩子,只要你说出那孩子现在在哪,我会叫他们饶你不死。”

“王八蛋,你都死到临头了还跟我讨价还价,老子看在你就要死了的份上不妨告诉你,那女人不是我杀的是马六儿,那孩子是我绑架带走,已经交给花钱雇我们的人,要想知道的再多,等你死了在阴曹地府去问那被杀死的年轻女人吧。”

“不要勒死我,我还不知道是谁花钱雇你绑架杀人,只要你能告诉我,我就是死了也是个明白鬼,求求你,快、快告诉我,我、我马上就会被你、被你勒死了。”

“你反正很快就会是个死人,那我就在你临死前告诉你,雇我们绑架杀人的是个蒙面老板,他说要是事成后再给我们一笔钱,反正你也快死了,那我就说实话,绑架的那三岁孩子还在我们手里,不拿到钱是不会把孩子交出去的。”

“孩子现在在哪,快告诉我,我、我被你勒得喘不上气来,快、快死了,你快告诉我、我这个要死的人,我就是死、死了,心里也是个敞、敞亮的,求、求求牛爷了。”

“那孩子马六儿带走藏了起来,听说放在他姑妈家,好了,我已经把什么事都告诉了你,你就放心的去死吧。”牛三儿说着再次狠狠地勒住雷云峰的脖子。

就在牛三儿认为雷云峰已经是个快要被勒死的死人时,突然他的两手被雷云峰紧紧扣住,只听‘咔、咔’两声,紧接着是如狼嚎般的惨叫。

再次站在炕前的雷云峰看着瘫坐在炕上的牛三儿,两只手从手腕处耷拉着,好像筋骨全断抬不起手来。

“牛三儿,算你阴狠,要不是你想杀我,我不会下此黑手捏碎你的手腕骨,现在你很麻烦,从今后两手算是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