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4月 30th, 2021 at 12:13 下午 by admin

不过根据两人返回时,脸上那古怪的表情,大家猜测这此过招半斤对八两,哪边都没讨到便宜。

闻剑宗当然也碰到了这样的事情。

弟子洪啸欢会化象剑法,这可是传说中的剑法。

如此大的名头,自然有其他不服气的人想来试试。

落霜阁的人来试过,千奇银堡的人来试过,连墨影谷的人也来试过。

洪啸欢非常争气,把找理由来挑事的各宗弟子,统统赶了回去。

简直就是一招疾风化象剑从头打到尾,碰不到任何对手。

闻剑宗的宗主刃桦非常高兴,洪啸欢还没去无边天河之地,就给宗门大大长脸。

有这样的年轻弟子,闻剑宗前途一片光明。

至于莫君容,他却当起了缩头乌龟,低调地躲在迎客峰的房间里,一步都不肯出去。

与迎客峰同样繁忙的,还有乾云宗的探云峰。

探云峰的高楼内,宗主明空傲清接待各宗各派之主。

黑白气质

除了嘘寒问暖一番,当然还少不了讨价还价。

按照以前的规矩,每个宗派在星河倒转时所得的收获,要分一成给此事的主导者乾云宗。

如果不想交宝物,给乾云宗等价的天地晶也可以。

每个宗派其实都想少交一点,所以在这里和明空傲清各种套近乎,拉关系扯皮。

这种场面明空傲清可不是第一次处理,他左一言右一句周旋,嘴皮子抹了半天什么都没答应。

乾云宗内,星河倒转大阵在长老与弟子们的准备下,逐渐显露出来。

此阵庞大无比,覆盖了整个乾云宗,将数百座山峰部包容进去。

阵法纹路平时埋藏在地面下方,如今地面已经被挖开,露出一条条红铜脉络。

这张红铜织成的脉络,依山峰的走势高低铺设,于每座山峰的顶端汇聚。

显然是把山峰当做阵眼,把大地当做阵基。

大阵每条红铜粗如竹竿,表面铭刻有繁杂的符号。

每走几十丈,就能看见乾云宗的弟子蹲在红铜脉络边,拿着小刷子仔细清理上面的泥土,把符号重新显露到外面。

眼看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幽蓝色的无边天河将天空完遮住,连一丝缝隙都看不到。

乾云宗突然飘荡起洪亮的钟声,那些来此的宗派之主,早就得到明空傲清的提醒。

一旦钟声响起,则证明星河倒转马上就要开始。

东南西北四座迎客峰上,成百上千道流光陆续升起,就像女子随风飘扬的的发丝,密密麻麻。

流光统统划向探云峰,落在探云峰山腰的广场上。

探云峰山腰的广场只能容纳两千多人,所以在这之前,明呈息长老召集会《石听话二十八法》的弟子们,临时将广场扩大。

广场从山腰处凭空向外延伸,变成了一个直径四百丈的超大石头平台。

从探云峰以外的地方远远望去,就像有人把一个石头盘子,嵌进探云峰这座竹笋般的山峰中。

上千个宗派带着自己的弟子,齐刷刷落到广场上。

广场靠近探云峰山顶的那一侧,搭起一座方形石台,乾云宗的宗主明空傲清正站在石台上。

他身边,依次站着乾云宗的长老们。

因为无边天河遮住了日月,现在大地黑漆漆一片,广场上竖着好多杆子,杆子顶端托起人头大小的灯石用于照明。

昏暗光线下,十大宗门自然站在靠前的位置,他们之中,绝情随心庄的庄主葛无情扭头东张西望。

看了片刻,他抬头冲明空傲清嚷声道:“明空傲清,人都来齐了,怎么还不开始?”

明空傲清神色平常,并未生气。

缓声开口回答道:“葛庄主还年轻,没有经历过星河倒转。

我宗已经算出星河倒转正式开始的时辰,还需要等待四炷香时间,提早叫大家过来也是为了避免匆忙。”

葛无情想不出反驳的话,只能瞪了明空傲清两眼。

回过头拍拍葛安的肩膀,嘱咐葛安要为绝情随心庄争气。

明空傲清说得不错,葛无情年纪尚未超过百岁。

百年前的那次星河倒转他还没穿越到云袖大陆,这次的星河倒转他年龄已经高于五十岁,想想也是倒霉。

不过葛无情自己心里也有盘算。

他知道星河倒转的无边天河,其实是个海洋星球。

葛无情在十多天前,已经安排绝情随心庄的弟子,依照他亲手绘画的草图建造飞船,准备依靠这东西飞到海洋星球上。

当然弟子们并不明白,庄主要造这么个密不透风的铁壳子干嘛。

形状有点像梭形的天舟,但厚度连三艘天舟都比不上。

广场上显得非常安静,各宗各派的人只是小声交谈,嘱咐自己参加星河倒转的弟子。

人群之中,有一种紧张与兴奋的情绪在蔓延,不少人开始检查行囊,翻看东西是否准备齐。

乾云宗的弟子都在一起,明空梓琳、李陌简、芸幽和邵威四人,就站在十大宗门后方,管从辉则跟在后面帮芸幽背行囊。

芸幽移动目光,扫过广场上形形色色的修炼者,昏暗的环境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看东西。

视野之中飘荡着天地之力的光芒,把一切都照得清晰可见。

突然,她的目光在一伙修炼者身上停了下来。

那伙修炼者穿的衣服自己见到过,丝缎长袍,表面缝有大量兽皮作为装饰。

这种款式的衣服,不是和那天见到的邪修一模一样吗。

难道那名邪修,就是这个宗派的人?

又或者说,这个宗派就是个邪修宗派?

芸幽侧过头观察这个宗派所处的位置,就在千奇银堡边上,他们居然也是十大宗门。

自己以前怎么不知道,十大宗门之中还有穿这种衣服的。

微微一想,芸幽便明白,十大宗门的人也就乾云点册的时候齐聚于此,或许当初人家没穿这套衣服来。

她扭头询问管从辉:“管从辉,你看那个宗派的人,那也是十大宗门之一吧,你认识吗?”

管从辉踮起脚尖瞅了瞅,摇摇头表示不知,紧接着他楞了一下,脸上显露出惊讶之色。

压低声音对芸幽说道:“这衣服我们见过啊,就是那个跑掉的邪修,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