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5月 1st, 2021 at 7:53 下午 by admin

楚狼据理力争为胡铮洗脱罪名。

今日楚狼立下大功,以殷广和厉老爷为首的多家掌门也为楚狼说话,所以大部分人认同楚狼说法,他们纷纷表示理解楚狼所为,并且表示不再追究胡铮责任。

但是群雄是不会放过澹台聚邪的。

雪贵人用心落空,她心里失望郁闷,但是脸上仍是那副美丽笑容。

雪贵人也只能下令,日后只追杀澹台聚邪,不再为难胡铮。

澹台聚邪的确恶行累累,楚狼也管不了澹台聚邪了,现在能保住胡铮已是不容易了。

这时神血教中的火势也越来越大,浓烟滚滚遮天蔽日,人们也被浓重烟气呛的咳嗽起来。火势也朝议事厅这边蔓延过来。各派掌门包括江湖万众也都开始陆续撤出如同地狱一般的神血教。

江湖各派撤到进攻起始区域停下。他们望着陷入一片火海的神血教,群情激越,发出经久不息的欢呼声。

历经数年,他们终于将罪恶深重的神血教彻底毁灭了。这一刻,所有人也都出了胸中一口恶气。

但是没有人知道,正是罪大恶极的神血教让血月吞并中原武林的计划延迟了数年。

各门派也开始清点伤亡。这次与神血教最后一战,群雄死伤三千多人。如果不是楚狼指引群雄避开那些爆炸点,各派伤亡会更大。

楚门天湘部战死二十九人,葬魂部则未折一人,可见葬魂僧们整体战力之强非同一般。

林间小路清纯美女欢快格调唯美写真图片

各派将阵亡者尸体都就地埋葬。有的是独死,有些是几人合葬。于是神血教前方的戈壁滩上立起了大大小小近千座坟墓。

从此,这里成了一大片坟场。

直到若干年后,当地百姓说每逢这日,只要是阴霾天气,这片区域都会传来厮杀声。有些老人说,那些葬身火海的神血教亡魂们卷土重来了,而各派英雄从坟墓里爬出继续和神血教徒战斗。

……

将阵亡者都埋葬了,各派之间也相互辞别陆续离去。

楚狼也准备带楚门的人离开。为了收拢人心,楚狼主动热情地和新结识的一些掌门首座们辞别。

楚狼还特别感谢了殷广和厉老爷子。如果今日没有这两位江湖大家支持,楚狼很难为胡铮洗脱罪名。

厉老爷子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楚狼,他道:“当初我让厉风在静山静心思过,你却将他带出静山,又血洗了天幕谷,这些事我都知道。我也知道厉风迟早会离开静山的。跟着你以好。以后我就将厉风交给你了。没有他求,只希望他最后能活着回家。”

厉老爷子这话,也道出了一个做父亲的心声。

不求儿女轰轰烈烈,只愿平平安安。

楚狼道:“厉掌门放心,我和厉风情同手足,我会尽力照顾好他。”

楚狼又和殷三告别,然后甘州八阵和七星湖的人马结伴而去。

楚狼也带着楚门的队伍朝西南而去。楚狼还命熊兆亲自带几个机灵手下去跟踪轩辕殿的人。楚狼萌出一个念头,一但轩辕殿和盟友们分道扬镳,他就在途中截杀,将秦郡和轩辕殿人都杀了。

当年楚狼建议河王将裘逆一干人在半路杀了,河王未采纳反将楚狼训斥一顿。结果后来裘逆带着轩辕人马血洗了河王府。

楚狼可不是河王,只要逮着机会,楚狼都会想办法将敌人置于死地不留后患。

楚狼率楚门的人来到二十里外一座林中。

胡铮和湘儿等人已经在林中等候已久了。

胡铮将夏镇的那些财宝和秘道中有用的物资都装车,装了十几辆马车。

胡铮看到楚狼赶紧走上前。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楚狼是否替他和弟兄们洗脱了罪名。

胡铮道:“门主,我们的事怎么样了?”

今日楚狼成为了最大赢家,他心情格外地好。

楚狼朝胡铮拱手道:“恭喜胡兄,贺喜胡兄!从今后起,你和兄弟们和神血教再无半点瓜葛。你们是楚门的人了。以后你们可以堂堂正正行走江湖了。”

胡铮和天湘部的人听到这消息都喜不自禁。从今往后,他们再不会被当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他们也可以光明正大附随楚狼干一番大事业了。

胡铮心情激动之下还给了楚狼一个热情拥抱。

湘儿也开心之极,她拽下蒙面,清秀的脸孔上露出开心地笑。

湘儿道:“门主,我们现在去哪儿?我们得找一个家啊!”

听了湘儿这话,天湘部和葬魂部所有的人也将殷切的目光投向楚狼。

楚狼此刻心情激荡,他看着部众道:“对,我们得给自己找个窝。总不能是马背上的门派四处游荡。现在都上马!跟我走!”

楚门的人便都上马,在楚狼的率领下出了林子而去。

所有人都不知道楚狼要带他们去哪里,但是他们心里比任何时候都充满了希望。他们知道,只要跟着楚狼走下去,余路才能荡气回肠不枉此生。

楚门的人离去一炷香功夫,小主带着大头和傻八斤来到林中。

是小主命大头追踪楚狼。但是现在楚狼不比往昔,是楚门之主,手下数百高手,所以小主三人也不敢靠的太近了。

待楚狼率人离去了,小主才敢现身来到林中。

小主对楚狼心怀恐惧,也怀着一种复杂难明的情绪。

小主亲自去楚门镇查探,她得知当年那个小男孩未死,她欣喜若狂。她开始暗中追踪着楚狼。这次追踪楚狼,无关血月,无关他事,或许只为在适当时候解开她心中的一个谜团。

那就是楚狼到底是不是当年楚门镇那个将她当媳妇的养的男孩。

大头对小主道:“小主,楚狼可不是一般人,连灵王都栽在他手上。我们这样跟着,迟早会被他发现,那我们就完了。”

大头更是对楚狼充满恐惧。

小主道:“大头,我想不明白,他怎么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建立一个门派,而且招募了这么多手下。”

大头也很困惑,他道:“我也想不通。只能说楚狼本事越来越大了。”

小主自语般地说:“是啊,他本事的确是越来越大了。”

就在这时候,林外响起类似鸟鸣的叫声。

听到这鸟叫声,大头道:“小主,他要见你。所以我给他留下线索。现在他来了。”

—————

恢复正常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