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5月 2nd, 2021 at 3:59 上午 by admin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上午洛寒的工作并不多,患者已经全部检查了一边,还剩下一些处方药,需要亲自去药房拿过来给特殊体质的病人加到输液管里。

录入病人病情档案之后,洛寒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出门看到林熙雯一个人站在走廊上不知道在跟谁打电话,情绪听起来很激动。

“我不去,说了很多遍了,我不会去的,再说一万遍我也不去。”

“答应过我让我自己做主的,为什么要逼我?”

“这是我自己的人生,没有权利管我!”

后面林熙雯还喊了什么,但是语速很快,而且好像她已经开始哭了,声音呢很不清晰,洛寒并没有听到具体的内容。

感觉撞破了林熙雯讲电话的样子不太好意思,洛寒索性往阳台的位置走,然后站在阳台上等待林熙雯挂掉电话离开。

等了一会儿,林熙雯挂了电话,走廊内没有了说话和争吵的声音,洛寒准备出来,一转头看到林熙雯也往阳台这边走了过来。

情急之下,洛寒拿出手机随便翻了翻。

林熙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洛寒,抬头的瞬间明显的惊讶了一下,脸上没有来得及整理的情绪还清晰地挂着,看到洛寒之后极不自然的笑了笑,“楚医生,……怎么在这里?”

洛寒晃了晃手机,“忙里偷闲啊,给老公煲会儿电话粥,呢?也来煲粥的?”

可爱软妹馋宝宝私房洁白公主裙清纯写真

林熙雯提着的心放了下来,摇了摇头,“不是啊,不过我也是接了一通电话,但是性质肯定和的不一样。”

洛寒打量她的神色,半开玩笑道,“看的表情,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要不要我帮出气?”

“没有,我还没有男朋友呢,就算以后有了男朋友,他敢这么欺负我,我一定让他好看!”

见林熙雯似乎不愿多提,洛寒耸耸肩也不再追问,“继续在这里透透气,风景还不错,我先去药房。”

林熙雯点点脑袋,“等下楚医生,那个……中午咱们能一起吃饭吗?”

“当然可以,等我从药房回来。”

“好!那我在办公室等。”

看着洛寒一袭白大褂离开的背影,林熙雯一直凝望着她从电梯口消失才转移了视线,哎,为什么同样是女人,差别可以这么大。

林熙雯抱着手机长叹一声,突然真的倚在阳台玻璃上注视起风景来了。

洛寒到了药房,查询了药品的储存位置之后,自己去货架上翻找,手刚拿到药品盒子,觉得那头一紧,她抬头一看,有些无语的笑了笑。

“靳言,跟我抢什么?”

对面的唐靳言也儒雅温和的笑了,松开手中的盒子给她递过去,“怎么亲自过来拿药了?的两个得力助手呢?”

洛寒蹙蹙秀眉,将药盒放入白大褂口袋,“助理也有闹小情绪的时候,不可能每天都在工作状态的。”

两人隔着药品储藏架子,一边找各自需要的药品,一边闲聊。

唐靳言拿了一盒药看看上面的文字,然后放在手里,“是对的助理太温柔了,他们现在已经被惯坏了,所以才敢有小情绪。”

洛寒不置可否的笑笑,“以前大家都说我是冷面女魔头,现在温柔一点反而不好了,哎呀,做人挺不容易的。”

当着唐靳言的面,洛寒觉得很轻松,不管是聊天还是做事,两人没有了那层特殊的暧昧感觉之后,她真的觉得唐靳言是个很好的朋友,人生啊,能有几个可以深交的朋友真的太难得,而像唐靳言这样的异性朋友,则更加的难能可贵。

两人正在走着聊着,药品室内传来了两个护士的声音。

一个低声道,“听说了没,咱们以前的那个高主任,现在还在监狱呢,我听朋友说,她可能要在监狱坐牢六七年,本来说是十几年的,后来据说减刑了,可是六七年也够受的啊,一个女人的青春才几年,这一下全部都要浪费在监狱里面了……”

“高主任以前对咱们的态度的确不好,我也挺恨她的,但是想想,那种地方哪儿是人住的?哎,只能说人还是不要自己的做虐了,说不定都要报复回来的。”

“现在咱们医院都没人敢说高主任的事儿了,要是被楚医生听到,肯定没好处……”

“嘘,楚医生可不是咱们能招惹的,她背后可是龙枭,想想都觉得可怕。”

洛寒手中握着一个药盒,听完两人的对话中间没有任何动作,有些发呆的看着对面的唐靳言,他也没有任何举动,两人就这么心照不宣的对视着,彼此眼神中传递着深沉的思量。

许久后,两人又异口同声的开口。

“高英姿……”

“高医生……”

说完两人又是沉默,唐靳言道,“高医生最近怎么样?知道吗?”

洛寒倒是听龙枭提到过,“龙枭跟那边打过招呼了,缓刑是他让人操作的。”

明明是依法制裁,洛寒却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脸上一沉,刚才的喜悦之情全部被复杂的情绪取代,变得极为沉重。

唐靳言拿好了药,立在她对面隔着货架的格子看着她垂眸的侧脸,头顶上方的白炽灯炽烈的光线打在她的脸上,一缕青丝被光线嵌染成了透亮的黑色,纤长的睫毛一根一根卷翘着,眸底的一抹悲伤将她的眼睛修饰的更为明媚。

“洛寒,真的不适合做坏人,也做不了坏人,心软的人很容易被伤害,但是心软,不意味着要再三退让把自己陷入危险之中,要保护自己,知道吗?”

洛寒心神被他的话说的为之一动,苦涩的笑道,“也许吧,所以我才需要有人霸道一点。”

比如她的丈夫。

唐靳言顿了一下道,“周末我不值班,到时候我去监狱看看她。”

洛寒猛然抬头,“要去看她?自己去?”

唐靳言颇为无奈的揉了揉眉心,“郑秀雅说,周末要去监狱提审犯人,让我早上开车送她。”

洛寒眼神突然放出八卦的光芒,几步绕到货架子对面,一脸逼问的表情问他,“和她什么情况?是不是打算长期发展下去?我觉得郑小姐真的很不错,们两个的性格刚好可以互补,是不是?”

唐靳言提到这些就觉得头大,如果郑秀雅不会做饭、不会打理家务、不会处理生活小事等等方面需要他来补足,那还真的挺互补。

唐靳言现在已经不知不觉成为郑秀雅的私人助理兼厨师兼保姆了。

“这个问题……暂时还不不要讨论了,我去看看患者。”

洛寒被唐靳言一脸被虐的生无可的表情逗笑了,不依不饶的盘问他,“靳言,不要告诉我对郑小姐没感觉,我不会相信的,看的表情就知道,如果没感觉,不会让她这么压榨。”

唐靳言温煦和暖的脸上再次挤出了难看的无奈,“洛寒,我收回刚才的话,其实很有做坏人的潜质,就算以前没有,现在也有了。”

“哈哈,别着急走,我也去看患者,等我一下。”

——

MBK总裁办公室。

顾延森和龙枭面对面坐在办公室的休息区,两人中间的玻璃桌子上摆放着一副国际象棋,龙枭手里拿着白色的玻璃棋,顾延森则拿着黑色的。

这已经是两人下的第三盘。

“龙少,咱们还是改一改规定吧,要不这样,我输了告诉我真相怎么样?下象棋我根本就不是的对手,这不是存心不想告诉我吗?”

龙枭修长干净的手指捏着一个骑士,垂眸扫了一下目前的局势,“规矩定好就不能更改,三局,只要能赢我一次,我就告诉,否则只能等到下次。”

顾延森仰头望了望龙枭办公室的水晶大吊灯,一身阿玛尼西装被他不安的扭动扯的有些皱褶,“龙少,知不知道,陪下棋比上班一整天都要累,简直太伤脑子了,就爽快点告诉我真相吧。”

龙枭长指捏着骑士放下,“顾少,还是看看棋局吧,的国王要成为亡国之君了。”

顾延森耐心耗尽,拿起自己的国王主动送到龙枭的方阵,“我认输,告诉我,白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在她家的冰箱看到过抑郁症的药物,她现在对我的态度很抗拒,我觉得其中有事儿。”

龙枭抛开棋局,往沙发上一靠,怡然自得的晃动手中的茶杯,慢条斯理的摇着,“白薇得过严重的抑郁症,我想直到现在大概都没有完全恢复,她的抑郁症是白家被沈辽的人残害之后得的,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很严重。”

顾延森点头,“这个我知道,但是这跟不接受我的告白有什么关系?我也没得罪她吧?”

龙枭啜饮一口绿茶,“白薇对人有信任危机,严格意义上来说,她谁都不相信,唔……也不对,她只相信一个人,洛洛。”

顾延森嘴巴张了张,“卧槽,信任老婆……”

龙枭颔首,“对,她信任洛洛,或者换个说话,她现在不信任任何男人,不光是,她不信任何男人,也包括我在内,想跟她在一起,首先要让她信任,不过……”

龙枭忧心忡忡的揉着剑眉,“鉴于以前在女人堆里的出色表现,想让白薇信任,真的不太容易。”

顾延森抱头郁闷,“靠!那怎么办?有没有办法破解?”

龙枭眸子瞥了瞥棋盘,“陪我再下三局,赢了我就告诉。”

“卧槽!我跟绝交得了!”